第一av电影

首頁>新聞動態>新聞詳情
鶴年堂膏方---古法炮制,玉汝于成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16日

鹤年堂作为北京最老的字号,同行都知道鹤年堂的师傅“规矩大”, 配本上都定着“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鶴年堂對膏方制作的每一個環節都有硬規矩鐵規矩,必須按照規矩辦,也正是因爲“規矩大”,才使得鶴年堂的膏方在數百年的優勝劣汰中脫穎而出。



擇取地道上藥

五千年的中醫實踐早已證實,中藥材的産地、生長年限、采摘時間、采摘方式一旦改變,就會影響藥效,“天藥相應”是鶴年堂600年來遵循的藥材觀,進入現代,則又演化出選藥的十六字標准,即“道地藥材,自然生長,足年采摘,遵時守規”


道地藥材即要求藥材必須出自醫書明確記載的藥材原産地,只有這樣的地理環境、水土、氣候、日照、生物分布才能滿足好藥材的生長需求。

自然生長則要求選取的藥材盡量是野生的,如野生無法滿足數量要求,則選取的栽種藥材也要自然生長,而不能是化肥農藥催生的。

足年采摘則要求必須達到用藥標准,即達到醫書所記載的最佳使用年份,方可采摘。

遵時守規則要求采摘的時間和方式必須按照古法記載,以免影響藥效。


以玫瑰膏爲例

老北京人都知道這款膏方是行經活血、美膚養顔的好方子。其中的君藥玫瑰花,數百年來,都必須在北京妙峰山采收玫瑰花,從采收開始就有著嚴格的要求,每年陰曆4月上中旬,玫瑰花苞開初放之時采摘,並且必須是在妙峰山陽坡、早晨花蕾帶有露水時采摘,采摘後去花托,取最鮮的玫瑰花瓣,並經三道初步工序、六道保存運輸技藝,以保證玫瑰花的藥性再經後期加工制成的膏方透著玫瑰的幽香,更絕的是服用時竟然能感覺玫瑰花的“筋”勁,有微脆的感覺,讓人稱奇。


撷方子

明朝抗倭名將、民族英雄戚繼光給鶴年堂題寫的楹聯中就有“撷披赤箭青芝品“的名句,撷,就是選取、篩選、精選之意。鶴年堂對膏方的制作要求極高,首先就體現在對配方的選取上,對那些按四時調理之需的膏方,以及相對適用普遍的補虛膏方,必須是進入配本的方了才能選用,“不入配本,不得配制。”



見方子

早年間,鶴年堂要把大夫開具的膏方處方送到“鬥房”,用碩大的長方形的木鎮尺壓著,由“鬥頭”依次取出審驗,這審驗是看方子裏的藥鬥櫥裏有沒有,有沒有需要特別注意、特殊煎制的毒性偏大的藥物,還得看看方子是否偏離醫理藥理,對拿不准的方子,要返到大夫那,再行審定。審驗無誤後,再交徒弟依方配藥,配完藥後,要連方帶藥一起交到“丸藥房”,方子也要用木鎮尺壓著,由“丸藥頭”再按方審藥,無誤後,把方子取出,交由藥工開始制作,斗头和丸药头不在,徒弟和药工都不能随意把方子从镇尺下取出,这个过程称为“見方子”。不論是從配本中選擇的配方,還是大夫現開的處方,都要按這個規矩來。



這是鶴年堂獨有的老規矩,是爲保證膏方配方准確有效而制定的。配本上的膏方都是经过数代传承验证的经典,按说“免检”也行,但也必须要守这个规矩。几百年来,鹤年堂在膏方制作上从没出过差池,就是因为有这个老规矩把着,人们都知道鹤年堂有“見方子”的规矩,所以,对鹤年堂更是信任有加。


過八關

传统的膏方制作是个很繁琐的过程,费时、费力、费工、耗神,鹤年堂负责制作膏方的是“丸药房”,“過八關”是膏方制作流程必须要遵守的规矩。



一爲審方驗藥關,就是前面说的“撷方子”和“見方子”。

二爲漂洗關。要先把藥先用清水漂洗去掉灰塵雜物。過去,鶴年堂的鬥房和丸藥房,都挂著一把用雄雞毛做的雞毛撣子,一撣塵二辟邪,三是用來責罰徒弟,比如,只要發現藥中雜物沒清幹淨,就認爲是徒弟心裏還有邪沒袪,以撣責之,並不是真打的皮開肉綻,而是以此來警示徒弟“舉頭三尺有神明”,看似簡單的漂洗,也要精心。

三爲浸泡關,先將配齊的藥料中膠類藥揀出另放,然後把藥按根、籽類、骨類,莖果類,花、枝、葉類,分別放入容量相當的潔淨砂鍋內,加適量的水浸潤藥料,令其充分吸收膨脹,稍後再加水以高出藥面10厘米左右,浸泡24小時。有的字號爲圖方便而把所有藥料入在一起浸泡,鶴年堂卻要求必須分別浸泡,因爲在下一環節還有說道。

四爲煎煮關,把浸泡後的藥料上火煎煮。先用大火煮沸,再用小火煮1小時左右,轉爲微火以沸爲度,約3小時左右,此時藥汁漸濃,即可用紗布過濾出頭道藥汁,再加清水浸潤原來的藥渣後即可上火煎煮,煎法同前,此爲二煎,待至第三煎時,氣味已淡薄,濾淨藥汁後即將藥渣倒棄(如藥汁尚濃時,還可再煎1次)。將前三煎所得藥汁混合一處,靜置後再沈澱過濾,以藥渣愈少愈佳。這一關是很熬人的,反反複複要一整天

 這其中也有“一煎根骨籽,二煎莖果枝,三煎葉與花”的規矩,這樣才能保證根骨籽的藥效能完全提煉出來,又能保證花葉類藥效不“飛”,這裏的規矩可能過去許多字號不知道,即使知道也不容易堅持,但這卻是鶴年堂到今天也必須要守的規矩。

 另外,如果方中有像胡桃肉、桂圓肉、紅棗肉類的材料,有的膏方要另行煎煮取汁,等到收膏時一起放入,更能充分發揮其作用,這也算是鶴年堂一個小小的秘法吧。



五爲濃縮關,過濾淨的藥汁倒入鍋中,進行濃縮,可以先用大火煎熬,加速水分蒸發,並隨時撇去浮沫,讓藥汁慢慢變成稠厚,再改用小火進一步濃縮,此時應不斷攪拌,因爲藥汁轉厚時極易粘底燒焦,通過獨特的判斷方法確定達到標准了,在攪拌到藥汁滴在紙上不散開來爲度,此時方可暫停煎熬,這就是經過濃縮而成的清膏。

六是煉蜜關,蜂蜜有調味、滋潤和補益的功效。另外還具有一定的緩和、防腐作用。煉蜜的作用,在于既能驅除藥性的偏激使之中和,又能除去蜂蜜中的水分及雜質,使藥物品質上乘,有質有量且保存持久。這一關也包括其他膠質的烊化。



七爲收膏關,把蒸烊化開的膠類藥與糖(以冰糖和蜂蜜爲佳),倒入清膏中,放在小火上慢慢熬煉,不斷用鏟攪拌,直至成膏。這一關是最要求技術的,老藥工講,編筐編簍全在收口,熬膏子也是如此,最後能不能成膏,膏子的質量、成色、賣相好不好,全在收膏這一關了。如果說前面的流程主要靠的是良心,收膏則是最能看出技術水平的一個環節。

八是存放關,待收好的膏冷卻後,裝入清潔幹淨的瓷質容器內,先不加蓋,用幹淨紗布將容器口遮蓋上,放置一夜,待完全冷卻後,再加蓋,放入陰涼處。有的配方中要放入如鹿茸粉、人參粉、珍珠粉、琥珀粉、胎盤粉等,這就要求藥末極細,注意在收膏的同時,放入准備好的藥末,在膏中充分攪均勻。鶴年堂傳統膏方能夠保存很長時間,特別是不加藥粉的純蜜膏,如果保管得當,十年八年都不會變質。



“四技”爲師

早年間,不少藥鋪也制作膏方,行內都知道,膏方在制作上講究六個方面:方、藥、水、蜜、器、火,每一個環節都必不可缺,每一個步驟都極其講究,都有獨特的傳統工藝絕技。就拿“器”來說,絕對不能用鐵鍋,有“十味中藥九怕鐵”之說,必須用砂鍋或是銅鍋,鶴年堂從明朝起就堅持用純正的紫銅鍋來熬制膏方,現在,鶴年堂是政府指定的“膏方定點服務單位”,仍然用的是傳統的紫銅鍋。鶴年堂以膏方聞名,配方精妙、藥材質量好是一方面,還有很重要的一個方面是技術水平高,關鍵的環節上有著獨特的技術,鶴年堂稱爲“四技爲師”,這在早年間是字號生存的“底氣”,絕對秘不外傳,掌握了這四技,就可以獨擋一面當師傅帶徒弟了,在字號內也只有“丸藥頭”等少數人掌握,並得和東家簽訂類似現在保密合同的“文書”。



第一技,文火大泡老紅出。這是膏方制作過程中煉蜜的關鍵技術。將蜂蜜置于鍋內加熱,使之完全溶化,沸騰時用網篩或絹篩撈去上面浮沫,至蜜中水分大部分蒸發,翻起大泡,呈老紅色時,酌加約10%的冷水,再繼續加熱使沸,隨後乘熱傾出,用絹篩過濾,除去其雜質,即成煉蜜。煉蜜老嫩的程度,大都是憑經驗觀察,少煉則嫩,黏性不足;多煉則老,堅硬不易化解,老話叫“不吃藥”,就是不能與藥汁充分融合。


第二技,藥湯包柱。這是濃縮環節的關鍵技術,藥湯濃縮過程中,不到時候水分太多時就收膏,不能成膏不說,首先濃度就不夠,藥效低,還非常容易變質,存放不住;火候過了容易糊,味道變了不說,可能藥性也會變化。濃縮到什麽程度才算恰到好處呢?過去人們也沒有什麽檢測儀器,就靠經驗和土辦法。當濃縮到差不多時,鶴年堂的“丸藥頭”會用一根類似筷子的木棍探入藥湯裏攪拌,取出後看藥湯是否能把木棍薄薄的裹一層,然後把藥汁滴在紙上不散開而有形爲度,此時可以進入收膏環節了,這就是經過濃縮而成的清膏。



第三技,拉旗。這是收膏的環節必須要掌握的重要技術之一,清膏兌入煉好的蜜以後,要不停地攪拌,這時,“丸藥頭”時不時用勺子舀出膏汁往上撩潑,別人不知道他在做什麽,其實這在行話裏叫“散之若霧”,就是看膏中的水氣情況,有水氣如霧狀太過就還得熬一會,這時要不時地用勺子舀出膏汁慢慢地倒,當膏汁從勺子邊沿一直拉到鍋裏而不斷,就說明膏子快成了,行話叫“拉旗”,這裏有一個小秘訣就是勺子和鍋裏藥汁表面的距離要掌握好才能以其爲標准,不同原材的膏,拉旗的程度也有區別,這只有靠經驗來掌握了。


第四技,滴水成珠。這是收膏的最後環節,膏汁拉旗了,就要用木棍將膏汁滴入清水中,凝結成珠而不散,或是滴在過去包中藥的蘆葦紙上,如深色珍珠,個個成型,潤而不癱,微微顫動,沒有水漬痕迹,行話叫“滴水成珠”,達到這個程度,就可以停火收膏了。



鶴年堂“丸藥房”的師傅們,就是靠這四技,讓鶴年堂的膏方名聞京城,同行服氣,百姓推崇。2010年,當時年近九旬的老中醫陳相生老先生清楚地記得,公司合營前夕,北京藥行曾經舉辦過膏滋熬制技術交流,實際上也是一次考核比賽,考核最後有一個標准,就是把裝有膏滋的瓶子打開,蓋上糙紙,然後倒過來,大多字號的膏滋不是過稀流的太厲害了,就是熬老了,用力抖動也不流下來,唯有鶴年堂的膏滋倒過來後紙面顫動而不流,稍抖動後緩緩流下,形如旗面薄薄的一層,直至紙面而不斷,行話叫“拉旗”,用竹筷蘸一下後讓其自然流到紙上,竟如深色珍珠,這讓同行佩服不已。這些只有鶴年堂才有的規矩,也成爲行業內膏滋熬制的標准,鶴年堂成爲當年藥行的標杆,不論是名醫還是百姓,都以鶴年堂的産品作爲最好産品的尺度,鶴年堂“時醫術”中的許多規矩也成爲行規。用現在的話來講,鶴年堂在當時是能夠制定行業標准的企業。


2010年,北京首屆膏方節上,鶴年堂傳承人首次公開展示了膏方的傳統制作技藝,制作的膏滋一亮相,立即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數千名北京市民也是第一次見識、品嘗了乾元膏、香佛玉樞膏等傳統養生膏方。鶴年堂膏方制作技藝和膏方的品質得到了專家的高度評價,北京市中醫管理局把鶴年堂定爲“北京中醫藥膏方服務定點單位”,一時間,膏方——這一傳統的養生方劑,又成爲北京民衆養生滋補的新寵。

經銷商查詢 第一av电影_高清av无码_高清无码日本av商城 官方微信
聯系我們
版权所有: 第一av电影_高清av无码_高清无码日本av 粤ICP备15050023号